笔趣阁 > 玄幻魔法 > 史上第一密探 > 第142章:云中鹤小侯爷!未婚妻!

史上第一密探由笔趣阁(m.yuetutu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  怒浪侯敖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但是又不敢眨眼睛,唯恐眼睛这一眨,眼前这一幕就幻灭了。
此时大门内的那个胖儿子跑了出来,直接上前抱住敖心,用额头顶着父亲的额头。
这是他们父子,还有母子之间经常玩的。
如同顶羊一般地顶额头。
这一瞬间,顿时完全真实了起来。
因为敖玉顶额头的时候,是先顶中间,然后左右碾压。
这熟悉的感觉,哪怕每一丝力道都是一模一样的。
此时,敖心才相信自己不是在做梦。
顿时欢喜得要炸开了一般。
哈哈哈哈!
我的儿子回来了。
我的儿子活过来了。
那我敖心又有何惧?
顿时朝堂上乌烟瘴气在他心中留下的阴影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只有无边无尽的欢喜。
敖心永远都是不苟言笑的,面对大皇子周离的拉拢讨好,都是冷颜相对,从不买账,此人难得看到他一笑的。
而此时,他猛地将儿子敖玉(云中鹤)抱起,而且转了好几圈,最后甚至如同孩童的时候一样,将他高高举起。
哈哈哈哈哈哈……
“我儿轻了啊,轻了二十七斤?!卑叫男Φ?。
云中鹤(敖玉)道:“一来这里饭菜不合口,吃不下去。二来想念您和母亲,也吃不下,母亲是不是每天都不愿意吃饭,每天都躺在床上哭?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,走的时候她答应得好好的,转身就忘记了?!?br/>敖心道:“放心,放心,等胖胖你回去之后,你娘只怕要欢喜疯了,每天都吃饭,用不了几天就胖了?!?br/>接着,怒浪侯敖心捧着儿子的脸道:“嗯,我儿瘦了一些,就变得英俊多了?!?br/>拜托,你虽然喜爱自己的儿子,但是也别这么眼瞎啊。
“来,来,来……”敖心道:“我儿跟着我一起入谷,感谢一下药王?!?br/>“别,老头说了,他不见人的?!卑接瘢ㄔ浦泻祝┑溃骸八且┩?,也是阎王,被他治好的人再回去看他一眼,就不吉利了?!?br/>“对,对,对?!卑叫牡溃骸拔叶档糜欣?,我儿说的有理,这种事情不能马虎的?!?br/>在外面如此冷峻的敖心,在儿子面前的言语却是如此婆妈的。
然后,敖心直接跪了下来,叩首道:“敖心多谢药王的救命之恩,从今以后,但凡药王谷有任何差遣,敖某绝对不会有半点推脱?!?br/>接着,敖心直接重重叩了三个响头。
敖心此人高傲之极,哪怕面对皇帝也不会磕响头,行礼都是点到为止。
而药王此人,大家虽然畏惧他,但其实也瞧不起他,觉得这个人离经叛道,不是好人。
若非到绝望的地步,也绝对不会把病人送到他药王谷。
敖心身份高贵,而且是南周帝国的权臣,此时却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。
就是因为药王救了他儿子的性命。
“走,走,走……我们回家了,赶快回家?!?br/>“我们赶紧让你娘看看,我们的胖胖变得英俊了,保证她欢喜得不得了,直接从床上跳起来?!?br/>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南周帝国,沧浪行省,江州城。
这同样是一座超级大城,拥有百万级的人口。
这里的繁华是无主之地的任何城池都不能比拟,甚至比金州城还有胜之。
论成绩规模,论繁华程度,金州和江州城都差不多。
但如果有鄙夷链的话,江州城鄙夷金州城。
因为金州城靠近无主之地,算是南周帝国的北边大城,虽然也很繁荣,但是它距离南周帝国的权力中心太远。
其次,金州城的贵族或许有资格很老的,比如宁寒侯。
但是金州城的贵族,也都远离权力中心。
最后,金州城文风远远比不上江州。
金州城所在的行省,每一年乡试的解元来到沧浪行省之后,连前十都进不去,更过分的时候连前二十都进不去。
沧浪行省是南周帝国的科举大省,甚至称之为死亡之组。这里完全称得上文采华章之地,各种才子佳人,如同过江之鲤。
而金州府坐在的行省,则是被称之为科举作弊区。
什么意思呢?你在其他地方如果考不上举人,那你就举家迁移到金州府去,这里的乡试竞争小。
你在江州府没有希望中举的,在金州府不但能够中举,而且还能排在前面。
除了是科举大省之外,这里还是勋贵大省。
几百家各种级别的贵族,也都在江州府中。
上到公爵,下到子爵,很多都把家安在了江州府。
如今江州府内,还有四大公爵的府邸在内城之中,占据最中心的位置。
不仅仅是公爵,甚至连帝国亲王的府邸,也都有在这里了。
南周帝国可不像是大明朝,遍地的藩王,整个帝国拢共都没有几个亲王郡王,而且爵位是逐代递减的。
那么怒浪侯爵府在江州府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?
首先,怒浪侯也是帝国几百年的贵族,绝对算是显赫的,祖上是开国功臣。
但是和其他家族一样,怒浪侯爵府也已经没落了很多年了。
一直到了敖心这一代,异军突起,光芒万丈。
如今的敖心,虽然爵位依旧是侯爵,但他还有另外一个职位,骠骑大将军。
这个官职,已经是武将的巅峰了。
而且现在朝中有传闻,敖心可能要担任太尉一职。
太尉官职当然是比骠骑大将军更高,算得上是帝国所有武将的领袖了。
不过很多情况下,太尉就已经不再领兵,是没有兵权的。
不过在传闻中,敖心不但是太尉,而且依旧是骠骑大将军。
当然了,这仅仅只是传闻了。
所以论官职来说,敖心在江州府众多勋贵之中,算是最高级别的了。
不过在江州府的地位呢?
敖心是排不到最前面的,毕竟前面还有一位王爵,还有四大公爵呢。
这群人排资论辈,用的是另外一套体系。而且敖心此人,不会拉帮结派,而且为人冷峻高傲,和勋贵们都不大打交道的。
就连大皇子周离去拉拢他,他都爱搭不理。
所以南周帝国一直有一句传言,怒浪侯敖心不会做人。
所以整个江州城的贵族圈对敖心算是敬而远之的。
当然了,敖心毕竟位高权重,就算他再不会做人,也毕竟是大权在握,按说有的是人来巴结。
但是……
敖心没有一个出色的儿子,他的事业注定没有人继承。
所有人都知道,敖心的儿子敖玉是南周帝国第一废物,甚至都不能用废物来形容。
痴肥呆傻,一天到晚正事不干,天天去嫖宿。
而且号称要万人斩,要睡够一万个,为了达到这个目标,他竟然真的去走遍天下,不管多么低级的窑子,他都敢钻进去。
简直就是贵族之耻。
连纨绔圈都不愿意接纳这样的废物。
尽管皇帝陛下一而再,再而三地嘉奖敖玉,但废物就是废物。
所以他的名声简直差到了极致,导致现在都没有婚配。
小门小户,巴结不上怒浪侯爵府。
但是真正的豪门贵族,谁愿意把女儿推进火坑啊,关键名声太难听了啊。
如果嫁给了敖玉,岂不是和下贱窑子里面的那个脏女人共用一个丈夫了吗?
唾沫星子喷死人啊。
等敖心侯爵百年之后,敖玉这样的废物哪里能够支撑得起家业啊,没落已经成为定局了。
按照敖心的功绩,其实早就应该封公爵了。
但是皇帝一直压着,却把他的三个兄弟都封了伯爵。
所以敖心一门几兄弟,出了一个侯爵,三个伯爵,也算是恩宠之极,显赫之极了。
敖心这辈子,就娶了一个妻子。
夫妇两人,就有一子一女,前段时间敖玉病重,所有人都觉得即将不治,但是怒浪侯爵府的爵位不能没有人继承。
皇帝恩宠敖心,就下旨从敖心兄长敖卿的儿子挑选一个子出色的,过继到敖心的膝下,未来继承敖心的怒浪侯之位,并且给敖心夫妇养老送终。
旨意下来之后。
敖心的妻子大怒,直接就要一把火烧了圣旨。
这是什么意思?
我儿还没有死了,凭什么要过继别人的儿子过来?
敖心也很不痛快。
但这是皇帝的旨意,作为臣子,他不可抗礼。
所以,他侄子敖鸣就成为了敖心的嗣子,成为了怒浪侯府的小侯爷。
而这位敖鸣也确实极度出色,文武全才。
武功就不说了,因为对于百年豪族来说,武功只是小道,你可以武功超级超级高,但平常一定不要表现出来。
最重要的是文才!
而这位敖鸣,便是上一科的沧浪行省解元。
这就牛逼了。
这可是科举死亡之组啊,中了解元,绝对是一等一的才子了。
要知道,江州府是真正的文才辈出,这里出的才子真的如同天上星辰一般。
而这敖鸣,几乎算是江州府的才子领袖。
偏偏,他还是百年贵族出身。
所以,此人完全称得上是江州府的天之骄子了。
关键他还长身玉立,英俊潇洒,简直是一位完美的翩翩佳公子。
尽管他未来要继承怒浪侯爵位,但是他说了,绝对不靠祖上荫庇,一定要靠自己的本事。
接下来,他还要参加会试,殿试。
未来还要入阁拜相,将敖氏家族的辉煌推向新的巅峰。
所以整个江州府的勋贵对怒浪侯敖心真是羡慕嫉妒恨啊。
有甚者更是恶意揣测说,怒浪侯的亲儿子不成器,所以还真是死得及时啊,这样就能有一个出色的嗣子来继承爵位了。
这位嗣子敖鸣,比起那个废物敖玉简直不要出色得太多了。
一个如同天上的仙鹤,而另外一个就是地上泥浆里面的野鸡。
真正的天差地别啊。
原本以为怒浪侯府要没落了,但是敖鸣过继之后,只怕又要延续几十年辉煌了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怒浪侯爵府内。
怒浪侯夫人躺在床上,望着天花板发呆。
脑子里面回想儿子胖胖的一幕幕。
从蹒跚学步,到长大成人。
他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,一笑一哭,全部都历历在目,仿佛就在昨天一般。
想着想着,怒浪侯夫人就直接痴了,露出了温馨的笑容。
但是眼泪却忍不住再一次涌出。
明明泪水都已经流干了,但还是忍不住。
我的胖胖啊,多乖啊,多贴心啊,多讨人疼啊。
人人都说我家胖胖是废物,但是娘知道你又聪明,又可爱。
知道她这个娘不能吃太多糖,但是又偏偏喜欢吃糖,她的胖胖就到山上,找了几天几夜,终于找到了一种叶子,有不一样的甜味,但是吃了之后,却又不会引起头晕。
之后这种叶子太少了,胖胖又绞尽脑汁,把这种叶子移植到家里的花园。
这样母亲就能吃到甜味,却又不头晕了。
父亲因为政事多烦忧,头痛不已。
胖胖就去学推拿,每日为父亲按摩头部,每一天都坚持,只要在家,一日都不懈怠。
父亲不喜欢笑,颇多思虑。
胖胖就去茶馆听人家说书,就跑去路边,像那些乞丐学一些好玩的笑话段子,回来讲给父亲听。
讲着讲着,胖胖都快成为相声大师了。
尽管这个世界还没有相声这个说法。
妹妹是个烦人精,又娇气,又暴躁,连她这个母亲都哄不了,但是胖胖就能哄得了。
他脑子里面有数不清的故事,每天都能讲不重样的。
所以从小到大,没有胖胖哥哥哄,妹妹是不睡觉的,现在十几岁的大姑娘了还是这样。
妹妹挑食得不得了。
胖胖总能找到她爱吃的东西,而且还能把点心做成各种各样的精致模样。
别人都说她的胖胖是废物。
但是在敖心夫妇心中,胖胖是最好最好的儿子,天下间没有比这更好的儿子了。
在妹妹敖宁宁眼中,胖胖是最好的哥哥,都把她宠溺上天了。
甚至在侯爵府很多下人眼中,胖胖敖玉也是最好的少爷,从来都不发火,也不责罚下人。
世人多刻薄,有些时候下人也难免如此。
有一次,几个下人在偏僻角落里面嚼舌头,在说一些取笑胖胖敖玉的话。
但是他们不知道,胖胖敖玉就在不远处的树丛里面清理杂草,因为他种下的新植物非常娇贵,母亲非常喜欢这种兰花,每一天他都要花大量的时间侍候这兰花的。
结果听到下人在取笑他。
为了不让下人们害怕尴尬,他硬是蹲在草丛里面一个时辰不敢动弹。
一直到那几个下人取笑说得痛快了,他才站起来,结果头晕目?;顾さ皆诘亓?,脸上划了几个大口子。
母亲心疼不得了,问他怎么回事,他说是自己不小心滑倒的。
所以在怒浪侯爵府,胖胖敖玉就是一面照妖镜。
所以心地善良之人,都无比喜欢这个少爷。
而那些刻薄势利之人,都瞧不起这个少爷。
怒浪侯府夫人脑子回想着,仿佛耳朵里面响起了胖胖说的那些好玩的笑话。
她又忍不住咯咯笑出声了。
但是笑完之后,她又忍不住泪水纷纷。
娘的心肝宝贝啊,如果你真的不在了,晚上给娘托个梦,娘跟着你一起下去好不好?
这段日子,他每一天都靠回忆支撑下去。
如果没有这些回忆,她的真要撑不住了。
此时,外面传来的脚步声。
怒浪侯夫人猛地坐起道:“胖胖,是不是我的胖胖回来了?”
“母亲?!蓖饷嫦炱鹆艘徽笄謇实纳舻溃骸昂⒍的盖字形缑挥惺裁次缚?,所以去学习了一道小菜,请母亲尝尝?!?br/>不是胖胖,是皇帝下旨过继来的那个嗣子敖鸣。
那个江州府的天之骄子。
怒浪侯夫人脸上露出不快。
凭什么???
凭什么???
就算我家胖胖不在了,我也不需要什么嗣子。
我静静躺在这里,用不着你来尽孝。
你打断我的回忆了。
于是,怒浪侯夫人道:“不必了,我身子不爽利,你走吧?!?br/>敖鸣更加恭敬道:“母亲身子不爽利,可还要紧吗?哪里不舒服?孩儿立刻去请太医过来?!?br/>江州府也有太医的,都是从太医院退休的。
“不用,你让我一个人静静躺着就好?!迸撕罘蛉死涞?。
敖鸣道:“那孩儿就将这些小菜放在外面了,我这就让妹妹来陪您?!?br/>片刻之后,瘦弱的敖宁宁走了进来。
她也满脸憔悴,眼睛通红,胖胖哥哥不在,她也是最最难过之人,每天都吃不下,睡不着。
哭到累了就睡,睡醒了又哭。
此时见到了母亲,敖宁宁又忍不住泪水涌了出来。
“娘,我刚才又梦到哥哥了,他说他在下面好冷?!?br/>然后,娘俩又抱着哭在了一起。
敖宁宁一边哭,一边怒道:“这个府里都是一些没有良心的,一个个都上杆子去巴结敖鸣去了,就仿佛他已经成为了新主子一般。一个个都忘记了,哥哥在的时候,对他们有多好。我要将他们一个个全部打得半死,打得半死!”
当然,敖宁宁也只是说说而已。
这几个月,怒浪侯敖心一直在外面作战。
怒浪侯夫人每天躺在床上起不来,日渐憔悴。
皇帝又下旨,让敖鸣过继过来,而且他本身也是怒浪侯敖心的侄子。
所以这几个月时间,府里的一切,几乎都是敖鸣在做主,加上他又出息,年纪轻轻就成为了解元,未来又要继承怒浪侯爵位,还要入阁拜相,下人们当然去巴结他了。
之前胖胖敖玉是一个好人。
但是,在很多人眼中,好人是最没用的。
娘俩这一哭,便停不下来了。
一直哭,哭得断肠。
忽然,怒浪侯夫人耳朵竖起。
“胖胖,我的胖胖回来了?!?br/>敖宁宁哭道:“娘,你又出现幻听了,哥哥回不来了,我昨天做了一个噩梦,梦到哥哥躺在棺材里面……”
怒浪侯夫人高声道:“真的,真的,是听到了,我感觉到了,我的胖胖真的回来了?!?br/>然后,她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,直接朝着外面冲了出去。
然后……
外面院子的门外一推开。
一个熟悉的,胖胖的身影走了进来。
母亲如同被雷击一般,全身僵在原地,无法动弹。
比起敖心,她更加害怕这是幻觉。
下一刻钟,敖玉(云中鹤)冲了上来,一把将母亲抱在怀里。
“娘,我回来了,你的胖胖回来了?!?br/>接着!
敖宁宁猛地冲了出来,先是不敢置信望着敖玉(云中鹤),接着她猛地一阵尖叫,张牙舞爪地扑过来,整个人直接跳上了云中鹤的身体,挂在了上面。
她伸出小手,把敖玉(云中鹤)的脸揉成各种形状。
“你还知道回来,你还知道回来,你这个坏东西?!?br/>“我要打你了,我要打你了……”敖宁宁一边哭,一边笑。
母亲心疼,赶紧把女儿往下拽。
“干什么?干什么?别弄你哥哥,你这个坏丫头……”
敖宁宁不管不顾,更是直接爬到了云中鹤(敖玉)的脖子上,直接骑在上面道:“胖胖,你记住啊,你欠我一百个多个故事了啊,你要不还回来,我不放过你?!?br/>母亲拉扯不下来,就用力拍打女儿的屁股,怒叱道:“你这个天杀的猴儿,就知道折腾你哥哥,早知道不生你了,不生你了?!?br/>云中鹤(敖玉)笑嘻嘻,驮着妹妹走进了房子内。
母亲欢喜无边道:“厨房,厨房,准备开饭了,准备开饭了,我家胖胖肯定饿坏了,这都瘦了,下巴都不双了?!?br/>接着,她发现了后面还有一个风尘仆仆的男人。
脑子一恍惚。
哦,这是他丈夫敖心。
差点都忘记了。
“你干嘛去了?为什么不早去接胖胖回家,我听说那个药王就是阎王,药王谷就和地狱一样,你让胖胖在那里呆了那么久,他吓坏了怎么办?”母亲上前,在敖心的腰上狠狠柠了一圈。
没错,是一圈!
几乎三百六十度。
敖心面孔痛得一阵阵抽搐,却一声不吭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接下来,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着饭。
真正的天伦之乐。
在外面,胖胖敖玉被所有人瞧不起。
但是在这家里,在父母和妹妹眼中,他是焦点,是核心。
父亲基本上不说话,但是望向他的目光非常温暖。
母亲筷子永远不停,往他的碗里夹菜,而且永远都是他最爱吃的。
妹妹宁宁虽然咋咋呼呼的,又娇气,又坏脾气,但是望向哥哥的目光却充满了崇拜。
因为哥哥脑子里面永远有千奇百怪的故事,比起那些书呆子好得不知道多少倍。
在别人贵族家中,一贯来都是食不语。如果在饭桌上说话,会被视为没有家教。
但是怒浪侯爵府不是这样。
云中鹤(敖玉)一边吃饭,嘴半刻都不停的,不停说着各地的见闻,各种各样好玩的故事,层出不穷。
妹妹和母亲都听得津津有味,简直停不下来,还会一边插嘴询问,然后发出一阵阵惊呼。
母亲偶尔还会插上一句。
“我家胖胖懂得真多啊?!?br/>“我家胖胖好厉害啊,别人家的孩子,就不知道这些事儿?!?br/>而父亲也不管,就在边上默默地喝酒,吃饭。
而就在此时!
一个俊美如玉的美男子走了进来,便是过继来的嗣子敖鸣,他躬身拜下道:“拜见父亲,一路辛苦了?!?br/>敖心点了点头道:“这段时间,你管着家里,也辛苦了?!?br/>美男子拱手道:“孩儿不敢,父亲为国分忧,才是真辛苦?!?br/>接着,美男子朝云中鹤道:“玉弟弟回来了,为兄真是欣喜不已,这就去告诉大房,三房,四房,下帖子,宴请诸位亲朋,为弟弟接风洗尘?!?br/>云中鹤起身,憨厚道:“谢谢鸣哥?!?br/>敖鸣道:“父亲,那孩儿这就去办了?!?br/>然后,他直接就出去了。
云中鹤脸上不动声色,但是心中却寒意顿起。
这是什么意思?有人要来夺他家业,夺他的爵位?
敖鸣他是知道的,是怒浪侯敖心兄长之子,算是敖氏家族最出色的年轻人了。
眼下这个局面,很显然他是过继到敖心膝下,未来要继承怒浪侯爵位的。
而且,他刚才俨然一副怒浪侯爵府少主的意思了。
反而云中鹤,倒像是小妾养的一样。
母亲的脸顿时就冷了下来了,寒声道:“胖胖回来了,我们家不需要嗣子了?!?br/>怒浪侯敖心目光微微一抖。
因为这是皇帝陛下的旨意,而且皇室和天下贵族也都认同了。
此时在所有人眼中,敖鸣就是怒浪侯继承人,怒浪侯世子。
当日皇帝旨意,不是敖心一个人接的,而是整个敖氏家族接的,甚至江州府其他贵族也都到场见证了。
所以,敖鸣是奉旨继承怒浪侯爵位。
名正言顺,理所应当。
就算敖玉回来了,也不好改变这一点了,因为皇帝旨意已下,金口玉言。
而且敖心觉得,儿子一辈子快乐幸福便可以了。
怒浪侯,不继承也罢。
敖鸣也确实出色,让他继承怒浪侯爵位,也没有什么不好的。
“我不管?!蹦盖卓曜用偷嘏脑谧雷由?,寒声道:“我们的怒浪侯爵位只能是胖胖的,你去和皇帝说,让他收回旨意?!?br/>敖心道:“胖胖与世无争,让他一辈子快活一生,也没什么不好?!?br/>母亲怒道:“你懂什么?他继承了爵位,就算家道没落了,毕竟爵位在身,没有人会欺负他。如果让别人继承了爵位,等我们百年过世之后,你让胖胖住到哪里去?寄人篱下吗?别人还容得下他吗?这百年的家业,就算败在胖胖手里,也不能给外人?!?br/>“敖心,你要不去和皇帝说,我自己去和皇帝说?!蹦盖渍抖そ靥?。
敖心目光望向云中鹤道:“玉儿,你怎么看?”
云中鹤道:“我听父亲的?!?br/>敖心道:“那我知道了?!?br/>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次日!
云中鹤吃完了早饭。
怒浪侯敖心道:“玉儿,带上礼物,跟我出去一趟?!?br/>云中鹤(敖玉)道:“父亲,去哪???”
敖心道:“魏国公府?!?br/>云中鹤一愕。
敖心道:“魏国公是你的岳父大人,你如今回来了,当然要去拜见他。而且几个月前你们就该完婚了,结果耽误了,如今你回来了,当然要就近选一个日子,为你们完婚?!?br/>完婚?!
敖玉迎娶魏国公的千金小姐?
这可是国公啊,整个南周帝国都没有几个公爵啊。
而现在,他竟然要迎娶一个公爵府小姐?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魏国公的府邸在江州内城核心之处。
果然比怒浪侯爵府要威武霸气多了,真正的高门大户,占地都有千亩以上了,这可是内城啊。
“请你进去禀报魏国公,敖心来见?!?br/>片刻之后!
里面传来了一阵霸气爽朗的大笑之声,此人便是魏国公了。
“亲家啊,你终于来了,快请进,快请进?!?br/>一个英武不凡的男子走了出来,锦衣玉服,不怒而威。
怒浪侯敖心朝着云中鹤道:“玉儿,还不拜见你的岳父大人?!?br/>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注:第一更送上,诸位恩公口袋有月票吗?投给我好不?给大家鞠躬了!..

笔趣阁(m.yuetutu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yuetutu.com

日本高清视频